洛阳网首页 新闻 - 县区 - 图片 - 视频 - 百姓呼声 - 生活资讯 - 房产 - 健康 - 汽车 - 娱乐 - 洛阳社区 - 洛阳百科 - 律师在线 - 分类 - 电子报 - 手机报
当前位置:洛阳网健康频道> 热点聚焦> 做完这个“高空”手术 我还是篮球“超人”

做完这个“高空”手术 我还是篮球“超人”

发布时间:2020年07月18日 09:43    来源:中信中心医院

 
做完这个“高空”手术
我还是篮球“超人”
  PART 01  “该不会以后我都不能打篮球了吧!”  
  第一次找张德辉主任看病,我问他答,足足谈了一个小时。
  年初,突如其来的病痛击中了刚过而立之年的我。先是腰疼左腿疼,站立或走路时疼到不行;到了年后,病情愈发严重,我站着时挺不起腰,躺着或趴下时伸不直腿,如果我要强行直腰伸腿,马上就是一阵抽筋般的疼痛,让我不得不赶紧恢复“弯腰蜷腿”的状态。
3月入院时,superman时常这样弯着腰  
  我母亲是个老“突友”,腰椎间盘突出多年,有时会腰腿痛,但尚可忍受,还不至于影响正常生活。她看我的样子便猜得八九不离十,让我去医院做了个核磁共振检查,果然,确诊为腰椎间盘突出症。
  疫情期间,求医不便,我还是像从前的母亲一样,尝试了很多种保守治疗方式:贴膏药,做热敷,扎针灸……针灸能帮我缓解一部分疼痛,但对我的帮助很有限,我明显感觉到,针灸无法从根本上解决问题。有时我疼痛难忍时会胡思乱想:“该不会以后我都不能打篮球了吧?”
  我从小就喜欢打篮球,也如愿考上体校当上运动员,退役后“荣升”为一名幼儿篮球教练。我的微信名叫“superman”,微信头像是个“大超人”背着“小超人”,因为我希望自己是儿子眼里的“超人父亲”和小小学生们心目中的“超人教练”。如果我不再能打篮球,我不仅仅是无缘于毕生爱好,更将失去我热爱的工作。
  我每天被病痛与焦虑双重折磨着,有一天,突然想到篮球队里一个师兄几年前做过腰部手术,出院后照样打篮球,于是,我赶紧联系师兄。
     了解后发现,师兄四年前发病的情况比我更严重。我是有一节腰椎间盘中间的髓核脱出后,压迫到神经根,产生了坐骨神经痛——这正是让我不得安宁的罪魁祸首。师兄是髓核脱出后还钙化了,他找到原150医院骨科的张德辉主任看病,张主任给他做了个手术,术后他恢复得不错,还可以正常打篮球。最后,师兄让我去找张主任,还补了一句,“你去做个微创手术,就可以治好”。
     在这前后,我在网上查了许多关于这个病的资料,在线上咨询过很多专家。这会又开始在网上查张德辉主任的信息,在150医院工作了二十年,做过2000多台脊柱内镜微创手术,美誉度很高,现在中信中心医院骨科任职。
       跟“亲历手术者”交流完后,我就意识到,保守治疗只会拖延病情,我可能不得不手术。
       第一次去看张德辉主任的门诊时,我是带着“十万个为什么”有备而来。
       这长达一个小时的沟通中,张主任没有任何不耐烦,我们从我发病的原因,到我的一些其他症状,聊到术后的康复。我甚至问张主任“我现在就没法平趴着,您到时怎么给我做手术?”
       这是我碰到过的现实问题,2月份,我做核磁共振检查时,就因为疼痛而无法平躺,费了许多功夫才完成,眼下疼痛加剧,手术比核磁检查时间长,这个问题更为突出。
  张主任胸有成竹:“我以前做过一个老年患者,也是无法平趴,我知道怎么处理,到时肯定给你解决。”
  我一直是个很谨慎的人,虽说微创手术只是要在腰部开条几毫米的切口,都没我指甲盖那么大,但这跟我未来几十年的健康休戚相关,所以这一次问诊,我问尽了能想到的所有问题,张主任非常耐心的逐一打消了我的所有顾虑。
  等最后一个问题问完,恰好张主任也该下班了。我跟他道别时就已经决定,要找张主任做这个手术。
  PART 02  “做完手术,今天就让你能平趴能直腰”      
  3月25日,我住进了中信中心医院。我有点紧张,却又期待手术成功完成后,“正式回归之日,我还是Superman。“
superman的微信朋友圈截图
  在做手术方案时,张主任碰到的最大难题,正是我无法平趴。这个问题,说小不小——我平趴着医生团队才能好好做手术;说大不大,不懂的人可能觉得,给我打点麻药让我暂时不痛,我自然就能平趴了。
  我一瞬间想到了“全麻”,我问张主任,“如果全麻了,到时我醒不过来怎么办?”我学过运动解剖学,手术前更是临时抱佛脚,知道全身麻醉会让我神志与全身痛觉暂时消失,对心跳血压的波动影响也比较大;腰麻让我暂别下半身的痛觉消失,在手术中保持神志清醒,对心跳血压的波动有一定影响。
  张主任却只考虑局部麻醉这一方式:“比起这两种麻醉方式,局麻对你身体的损伤更少,费用也更低。我做椎间孔镜手术时,如果患者的身体状况允许,我都会采用局麻。这样,我只需使用微量的麻醉药,稍微‘麻醉’一下神经根,并辅之以一些镇痛方式,让你既能耐受手术中的疼痛,又保有敏锐的神经反馈。这就不会发生万一医生在手术中触碰到神经根,而患者毫无反应的情况。哪怕概率极小极小,也应该避免。”
  手术前,张主任在我身下垫了两床卷起来的被子,这样我能保持背部与地面持平,却依然可以弯着腿。但我被垫高后,张主任也得垫高,所以他脚下垫了两层脚踏板。这样,张主任站在“空中”,他的助手宋罗明医生站在“陆地”,两人形成了“最萌身高差”。
   3月26日,我们摆好“造型”,准备开始手术,我又开始紧张了,张主任拍了拍我,说:“小伙子,做完手术,今天就让你就能平趴能直腰。“我笑着松了一口气,之前张主任在我心目中是位大专家,在此之后,他更像一位亲近的长辈,后来,我就一直管张主任叫“张叔叔”。
  在完成局麻后,我的血压和心跳还是升高了,这会儿想想真有点后怕,还好没有采用全麻或腰麻。等张主任主刀时,我反倒不紧张了。手术很顺利,张主任小心的取出了折磨我已久的髓核。
  结束手术后,张主任让我自己从手术床上翻身到推车上。我特地又问,“我自己翻吗?”张主任说,“对,你试试。”我遵循张主任说的注意事项,试了一下,竟然真的翻了过去。这一刻,我只有一个感觉——无病一身轻。
  手术后当天,我就真的能平躺平趴了,还能自己下床。骨科贺瑞晓护士长看到我的身高,特别惊讶:“你比张主任还高!平时不容易碰到,快来合个影!”张主任身高1米86,我挺直腰后有1米92。
  我拉着“宋哥”宋罗明医生想一块合影,他在手术中是张主任的助手,也是我的管床大夫,我们同年同月出生,他就比我大20天。结果他毫不犹豫拒绝了我:“自从你挺直腰后,我都不想站在你身边,更加不想合照。”
宋哥——宋罗明医生
感谢照顾我的贺瑞晓护士长(右四)和骨科美丽的护士姐姐们  
  接下来就是住院观察。以前无法平躺时,做梦都想躺着,现在养病期间,只能平躺着,我很快就无聊到不行,并提出要提前(3月30日,术后第五天)出院。我这次手术也就开了条0.7厘米的切口,手术中出了10毫升的血,就跟平时验血时抽的量差不多,张主任看我恢复得很好,就放我出院了。
   4月1日(术后第七天),我开始手术后第一次运动,选的是无氧运动。这么积极运动,是我生病后“痛改前非”的第一步。我反思过,自己这么年轻就成“突友”,跟以前训练时不够科学大有关系,我以前忽略了腰背肌的锻炼。等疫情结束后,我立刻去游泳,游泳有助于腰背肌的锻炼。同时,我开始改正那些不好的生活习惯,比如坚决不跷二郎腿,比如不再侧躺在沙发上……而且我还会提醒家人也别这样。
  张主任说,“以前我们教科书上写,人在45岁后开始腰椎老化退变,这十年来,很多来门诊看腰椎疾病的患者也就30岁,甚至20多岁。”
  我也是自己生病,才知道现在腰椎患者的年轻化趋势特别明显。我想告诉同龄人和弟弟妹妹们,千万别以为腰椎疾病离我们很远,请从现在开始,从自己做起,远离坏习惯,日常勤锻炼,生病快就医!
  当然,最最期待的还是——我想念已久,已经三个月没摸过的篮球。张主任让我再休息一下,再过半个月我就重回球场,到时我可以大喊一声:“I’m Superman!I’m back!(我是篮球“超人”!我回来了!)”

责任编辑:赵柳玉

上一篇:雨天防滑倒牢记五字诀

下一篇:健康扶贫,党恩暖人心!

网上医院更多>>  

版权声明:洛阳日报报业集团版权所有,未经书面授权,禁止复制、转载或建立镜像等。联系电话:0379-6523352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