洛阳网首页 新闻 - 县区 - 图片 - 视频 - 百姓呼声 - 生活资讯 - 房产 - 健康 - 汽车 - 娱乐 - 洛阳社区 - 洛阳百科 - 律师在线 - 分类 - 电子报 - 手机报
当前位置:洛阳网健康频道> 健康资讯> “我只有一个想法,就是尽全力救我妈”

“我只有一个想法,就是尽全力救我妈”

发布时间:2020年07月09日 10:26    来源:洛报健康周刊

  1、“2019 年之前,我从没想过自己会心甘情愿地为谁学会做饭”  
  7 月2 日,临近中午,在洛阳市中心医院血液内科的医生办公室等了许久,小记才看到提着饭盒匆匆而来的徐伟。
  他身高一米八,清瘦、五官端正,戴着近视镜,笑起来眉眼弯弯。
  “我先把饭给我妈送去,一会儿就过来。”小伙子一边说,一边往病房方向走,他额头上有一层细密的汗珠,手里拎着的,是专门给妈妈做的小米粥、清炒丝瓜。
  “出仓后饮食必须清淡,她这两天想吃瓜,我就去早市上买了冬瓜、丝瓜、茄瓜,换着样给她做。”徐伟说。
  徐伟出生于1991 年,刚满29 岁。
  “2019 年之前,我从没想过自己会心甘情愿地为谁学会做饭。”他笑着说。从一个只知道在单位食堂、街边饭店吃饭的小伙子,到一个在早市上讨价还价选购新鲜便宜菜的贴心儿子,这种改变,缘于他妈妈陈利敏的一次晕倒。  
  2、“听到确诊消息的那一刻,我只有一个想法,就是尽全力救我妈”  
  时间回到2018 年年底。从老家来洛探亲的陈利敏,刚下长途车就晕倒在站台上。身旁的热心人赶紧拨打120,昏迷中的她被送到当地县医院。
  很快,当地亲戚赶到了医院,面对医生“抽出的血都是黑的,赶紧往上级医院送吧”的建议,一群人一边慌忙和洛阳市中心医院联系,一边给陈利敏的丈夫、孩子打电话。
  接到电话时,徐伟正在外地出差。
  技校毕业后,他一直独自在洛阳打工,每年也就回家三四次。
  “啥?我妈晕倒了?”徐伟当然紧张,但没有太慌。毕竟,他记忆中的妈妈常年在家务农,农闲时还到邻村的化工厂打工,“她挺累的,加上老是对付着吃饭,可能血糖有点低”。
  然而,当徐伟赶到洛阳市中心医院时,医生的诊断让他眼里的光熄了一瞬——急性混合性白血病!
  “听到确诊消息的那一刻,我只有一个想法,就是尽全力救我妈。”徐伟说着,眼眶突然红了,抬头看了看天花板,他把眼泪憋了回去。  
  3、“看看那些给陌生人捐献造血干细胞的志愿者,我这不是理所应当的吗”  
  尽全力救妈妈,怎么救?
  徐伟的爸爸常年在外打工,弟弟在念大学,妹妹还是高中生。2018 年,父母掏空家底拿出首付款给徐伟在洛阳买了一套婚房,“谁知道,还没结婚就出了这事儿”。
  除了钱,还有别的难题。大家都知道治白血病得靠别人捐献造血干细胞,可谁来捐献?
  让徐伟感动的是,得知消息后,妈妈的兄弟姐妹先后赶来配型,遗憾的是,都没配上。
  “看我的合适不,我给我妈捐。弟弟妹妹都在上学,别告诉他们。”徐伟和爸爸简短地商量了一下,拿了主意。
  徐伟和妈妈的配型结果出来了——半相合,且血型不合。
  该科主任郭淑利慎重地找徐伟谈话——陈利敏已经54 岁、持续高烧、肺部严重感染,加上他们的配型结果需要同时移植骨髓和造血干细胞……总而言之,移植手术的难度和风险非常大,不过,移植手术是让她有机会长期生存的唯一希望,如果不移植,“患者生存期很短”。
  上网查资料、反复听李波副主任等团队医护人员耐心解释,没多久,徐伟找到郭淑利,说:“主任,请您帮帮我们,我给我妈捐。看看那些给陌生人捐献造血干细胞的志愿者,我这不是理所应当的吗?”  
  4、“妈,我没事儿了,你也会没事儿的,咱们一家人还能整整齐齐在一起”  
  “我们在医院工作,见惯了愿意为孩子付出一切的父母,但能为父母做到这一步的孩子,说实话,没有想象中那么多。其中一个重要原因是,父母不愿让孩子做出牺牲。”郭淑利说。
  是的,陈利敏和丈夫都不愿让徐伟“遭这个罪,担这个风险”。但是,徐伟很坚定,“没啥风险。网上很多志愿者的经历我都看了,医生也说了,我很健康,骨髓和造血干细胞都能再生,不会对身体有长期影响”。
  漫长而艰难的诱导治疗、巩固治疗结束了,1 个月前,移植正式开始。
  “那是我第一次进手术室,冷得彻骨。看见针头,确实害怕,但是想想躺在病床上的妈,就不怕了。”不知是否想起了当时衰弱的母亲,徐伟的眼眶又有些红。
  听说,一出手术室,徐伟看到郭淑利就哭了。想想也是,以前他也是被父母护在羽翼下的孩子,这一次,他的压力很大。
  骨髓,提取完毕;造血干细胞,提取完毕。
  骨髓,移植完毕;造血干细胞,移植完毕。
  等在移植仓外的14 天,每一秒都那么难熬。郭淑利等医护人员担心的是,半相合移植虽然抗白血病效果强,但患者的排异反应也强;徐伟担心的是,突然有医护人员来叫他……
  在等待的煎熬中,移植手术预案中的大风险几乎没有出现,小风险经妥善处理也成了虚惊,陈利敏终于平安出仓了!
  拍着胸口让妈妈看看已经完全恢复的自己,徐伟说:
  “妈,我没事儿了,你也会没事儿的,咱们一家人还能整整齐齐在一起。”  
  5、“困难肯定有,但我永远不会放弃妈妈”  
  郭淑利跟徐伟说过,现在只是康复进程的第一步,移植手术后的3 个月是急性排异期,3 个月到3 年是慢性排异期,往后还有很多关卡要闯。
  “我对医生有信心,对我妈也有信心。”看着入院时体重不到80 斤,如今已有120斤,能自行站立、吃饭的妈妈,徐伟很有信心。他已经在医院附近租了房子,做好了长期与医生联手对抗病魔的准备。
  婚房,徐伟早就做主卖了,亲戚们前期也帮忙凑了钱。现在,一家人靠徐伟的爸爸在外打工挣钱,但小伙子不怕。“困难肯定有,但我永远不会放弃妈妈。等我妈情况稳定出院了,我就能干活挣钱,弟弟妹妹尽管踏实上学,有哥呢!”他的笑容很诚恳。(记者 柴婧 通讯员 高鸽)  

责任编辑:赵柳玉

上一篇:忧!想瘦,瘦出病

下一篇:一根牙签 刺破肠壁,扎进肝脏……

网上医院更多>>  

版权声明:洛阳日报报业集团版权所有,未经书面授权,禁止复制、转载或建立镜像等。联系电话:0379-65233520